三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三分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20 09:59:4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保守派剩下的法官(从右至左):约翰·罗伯茨、尼尔·戈萨奇、布雷特·卡瓦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现在的最高院大法官来说,哈佛法学院毕业的是4人(包括保守派的戈萨奇,他与奥巴马同时就读于哈佛法学院,但1991年奥巴马获得“极优等”法律博士学位,同年戈萨奇只获得“第三优等”荣誉,多年后到牛津大学才拿到博士学位),耶鲁法学院毕业的也是4人,刚好打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虽然他可以借此向选民证明自己“把3名保守派大法官送进最高院”的功劳,但这有可能触发中间选民的不满,而且留着一个悬念给共和党选民,不是更好的动员手法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军事同盟从根本上来说是基于国家利益的考量。国家利益指向一旦发生变化,同盟关系的调整也势在必行。日美当年签署《日美安全保障条约》有着浓厚的冷战背景,现在冷战已经结束,世界正在发生深刻变化,特别是近期新冠病毒疫情肆虐,给国际关系体系和战略格局构成重大冲击,这些都将会使日美安保条约发生新的变化。特别是当前日美两国都处在面临领导人更替(可能)的特殊阶段,对美日联盟的稳定或将产生影响,给同盟关系未来发展也带来了新的复杂情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实际上,日美同盟自成立以来就一直面临信任考验。虽然从国际安全理论来说,同盟关系应该是一种地位平等的关系。然而,由于悬殊的综合国力、战胜国与战败国之间的关系,日本和美国始终没有实现真正的同盟地位平等,日本始终处于从属地位。而且,由于美国的蛮横霸道,导致日美同盟几度出现危机。特别是特朗普总统上台后,多次对日美同盟的“平等”问题表达不满。特朗普在2016年总统大选期间就主张缩减、撤回驻日美军,就任总统后也持续表达对同日本的不满,要求日本也需要肩负起“保护”美国的义务,使得日美同盟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“特朗普冲击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登辉7月30日病亡。对于李登辉病亡,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7月31日应询表示,我看到了这条消息。我要强调的是,“台独”是一条走不通的绝路。国家统一、民族复兴的历史大势,是任何人任何势力都无法阻挡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拜登明年出任总统,他就有其他机会提名大法官补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总之,自由派还有机会阻止最高法院长期右倾,一是设法阻止特朗普提名极端保守的人选,二是选举拜登上台,三是等待时间把保守派大法官磨得没有棱角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是第一位在哈佛和哥大都曾担任“法律评论主编”的女性;创办了全美第一份关于妇女权益问题的专门法律期刊;是第一位在哥大法学院获终身教职的女性;是第一位犹太女性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、第一位主持同性恋婚礼的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日军事联合海上演习。